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华体会体育丨官网下载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产品一类 >

无厘头是不是墙裙子?李诚儒说了大实话,许多喜剧演员很尴尬【华体会体育】

本文摘要:文/马庆云12月14日,离李诚儒老师说无厘头是墙裙子已经由去两天时间。这个话题依旧连续发酵。 但发酵的味道,似乎有些变了。网络讨论,容易泛起一种怪现象,原来应该是就事论事的,效果,走来走去,成了不就事论事,而是论说话的人了。论事儿,显然需要更为专业的文艺理论功底,聊人,则只需要八卦精神和追星态度即可。

华体会体育

文/马庆云12月14日,离李诚儒老师说无厘头是墙裙子已经由去两天时间。这个话题依旧连续发酵。

但发酵的味道,似乎有些变了。网络讨论,容易泛起一种怪现象,原来应该是就事论事的,效果,走来走去,成了不就事论事,而是论说话的人了。论事儿,显然需要更为专业的文艺理论功底,聊人,则只需要八卦精神和追星态度即可。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李诚儒老师有这样的讲话,建议许君聪要提高艺术鉴赏能力,不要总盯在墙角樯裙子,再往高看一看,不要盯着那些八十年月以后开始盛行起来的无厘头演出,就认为是高的。

许君聪回应说,周星驰老师在他眼里不是墙角。李诚儒老师只得再回应他,“我没说他”。让网友们到场进来的,就是这段内容。

其实,略微懂一点哲学逻辑学和文艺理论知识,就能看出,李诚儒老师和许君聪谈天,真的是对牛奏琴了。李诚儒老师聊的是无厘头演出内容与方式,而许君聪竟然搞出一个“周星驰”往返应,人家跟他聊内容与形式,他跟人家聊人和演员。这自己就不是一回事儿,就是逻辑知识上的缺失。因此,李诚儒老师让许君聪提高一下自己的艺术鉴赏力,提醒到了点子上。

无厘头的创作方式和演出方式,固然不能对等“周星驰”三个字。周星驰早期的影戏作品当中,存在无厘头的气势派头,但周星驰早期影戏当中,也有其它的影像气势派头和演出气势派头。作为名词观点存在的“周星驰”,更多地指向一个生命小我私家,一个演员、导演,而非一种影视创作演出气势派头。就像张艺谋指向什么创作演出气势派头呢?陈凯歌指向什么创作演出气势派头呢?这就是简朴的逻辑上的差池等。

华体会体育

李诚儒老师回应许君聪,“我没说他”,可能回应的太客套了,应该回应许君聪,“你多读点书,累不死的”。那么,我们不妨回到就事论事的领域内,聊一聊,无厘头的创作和演出方式,是不是墙裙子。其实,很多多少粉丝型的网友,嚷嚷了几十年的“无厘头”,自己基础搞不懂什么是无厘头,只能对应给详细的人和详细的作品。

实际上,这种对应,是对应过分了。“无厘头”到底在观点上,被界定为什么了呢?1999年第二期的《今世影戏》里边,第82页到第85页,谭亚明的署名文章《周星驰现象研究》里边,这么写:无厘头,原是广东广州等地的一句俗话,意思是一小我私家做事、说话都令人难以明白,无中心,其语言和行为没有明确目的,粗俗随意,乱发怨言,但并非没有原理。从其观点和内在来看,《咬文嚼字》作了两种解释:一说“哩头”即“来头”,因为粤语中的“哩”和“来”同音,显然,“无哩头”就是没有缘由、没有来头、没有由来、劈头盖脸、莫名其妙之意;一说“哩头”就是“准则”,“无哩头”即“无准则、无分寸、瞎搅”,“由此引申出戏说、搞笑等义”。

就事情关联来说,“无哩头”也就是“无逻辑,出其不意,上文差池下理的行为、思想和语言”。这就是涉及了相近的解说,“哩头”即“意义”,“意思就是没有意义,空话”。

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26期,95至96页,款项伟先生有这样的说法,就地隧道道的民间文化来看,“无哩头”乃是顺德的方言,是骂人的话中最狠的一句,意思就是说一小我私家做事情什么都不行,很没用。可以说,“哩”即“一点”,“头”即头脑,“无哩头”也即是“没有一颔首脑、没脑子”。“无厘头”的语言或行为实质上有着深刻的社会内在,透过其嬉戏、讥讽、玩世不恭的表象,直接触及实物的本质。

以上三项内容,基本上把“无厘头”说清楚了。最近几年,有些南方的脱口秀演员,喜欢用“无厘头”的方式举行脱口秀演出,但基本上都是不乐成的,或者说,是很是失败的。

那么,周星驰早年的喜剧作品,为什么乐成了呢?周星驰早期喜剧作品的乐成,是无厘头演出形式的乐成吗?当我们认可周星驰早期喜剧影戏的时候,是认可无厘头的演出形式呢,还是认可影戏自己通报出来的现实以致于荒唐现实主义的情感内容与情感价值呢?我想,显然是后者。周星驰通过“无厘头”的一些台词和演出内容,实现的是自嘲、自我瓦解基础上的反讽,是讥笑自己之上的更庞大的社会讥笑。

无厘头的那些内容,只是实现这类讥笑的一种手段而已。无厘头是什么呢?就是墙角墙裙子啊。

尤其是墙裙子,就是修饰用的,但它永远不是最焦点最有用的。喜剧作品,最焦点最有用的,是讥笑,是讥笑张力基础上的笑。

对于创作者和演出者而言,可以通过装傻充愣式的无厘头,实现这种讥笑,也可以通过岑寂清晰的高智商对白演出,实现讥笑。最终的目的,是讥笑。许多喜剧演员学无厘头,只学会了装傻充愣,却没有学会讥笑,就显得演员太过傻,剧作太过闹剧化了。这说明什么呢?光有无厘头的墙裙子不行,您的作品您的演出,得有真正的墙体,或者说,承重墙。

什么是作品的承重墙呢?就是作品透露出来的时代温度,对当下话语语境的发声,更详细一点讲,真诚而有温度的发声。我们再回到周星驰早期的作品当中,好比说《审死官》。这部作品的承重墙是什么呢?是对满清腐朽政界的深刻讥笑。

周星驰早期较为优质的作品,都具备很好的承重墙内容。至于无厘头的创作和演出内容,不外是修饰用的墙裙子而已。

许多喜剧演员,光学人家的墙裙子,效果,作品当中,承重墙没有,就注定糜烂不堪了。回到许君聪在《我就是演员》当中演出的《西游降魔篇》,这个作品,有承重墙吗?光剩下无厘头的墙裙子了,不烂才怪呢。再看看周星驰最近几年的影戏作品,为什么质量下滑严重呢?也是光追求演出气势派头上的无厘头上,墙裙子挺好,但承重墙不行啊。

华体会体育

好比,《新喜剧之王》,墙裙子就是种种“没脑子的演出”,承重墙呢?说演员多不容易,诉苦大会而已,影迷都不信。无论是许君聪,还是周星驰,别老在墙裙子上做文章,多研究研究承重墙的事儿,才是当务之急。


本文关键词:无厘头,是不是,华体会体育,墙,裙子,李诚儒,说了,大,实话

本文来源:华体会体育-www.km1964.com

Copyright © 2009-2022 www.km1964.com. 华体会体育科技 版权所有 备案号:ICP备20811536号-6